该项工作与温州多有交集
2020-01-13 06:3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但是在危机的解决过程当中,正规金融的不良贷款出现了反弹,我们对于正规金融的风险处置,手段是成熟的,法律支撑是完善的,我们有信心处置得比民间金融要好。目前我们实行“两手抓”,一手抓民间金融风险的防控,一手抓银行不良反弹的处置。另外目前温州还面临着p2p的风险问题,一些打着新金融名号的平台,实际可能是在做金融集资。

其四,针对经济增速下行、资产价格缩水、抵押物价值减少,导致企业资金周转困难等问题,温州拿出15亿元作为贷款周转金,起到过桥资金的作用。目前相关资金已周转6600多笔,促成了500多亿元的银行信贷投放。温州政府做这项工作已做了两年多,效果很明显。

有些观点认为,地方金融改革是伪命题,认为我国的货币是统一的,货币政策是统一的,不可能有地方性的金融改革。这个认识太绝对了,货币政策确实是统一的,但区域性金融改革不是要去突破中央金融管理的权威性、金融政策的统一性,而是要突破属地化的地方金融体系、地方金融市场,同时要完善地方金融监管机制,来满足地方经济发展的需要。

采访中,王毅给人的印象是务实、专业、思路清晰。在他看来,区域性金融改革要结合顶层设计与底层创新两者关系,框架上尊重顶层设计的统一性原则,底层创新上遵循属地化,从服务地方经济需要出发。据王毅透露,温州金改将争取在3周年时启动新一轮改革创新。

nbd:关于温州金改,一直存在“顶层设计”与“底层创新”的讨论,您作为一位从央行转到地方任职的官员,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nbd:温州指数从温州扩围至全国,需要解决哪些问题,如何保证数据采集的真实性,以及各地采集点的主动配合?

由于温州的经济结构长期以“低小散”企业为主,这些企业过度依赖廉价劳动力,而近年来全国经济增速下行的大环境与温州自己的经济结构特性交织在一起,导致温州的融资信用体系受到极大挑战。当前在做好温州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上,政府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同时,行业协会、商会等联合起来展开自救,通过企业共进退、自我互助来解决企业自我征信的问题。一个圈里的企业,按照一定比例集中资金建立一个信贷资金池,用于帮助企业归还贷款本金,企业按期还息。如果这样继续做两三年,相信很多遭遇资金链问题的企业能够走出来。

王毅:要完善一个价格体系,有三点必须落实,一是采价,二是测算方法,三是信息披露。让温州指数从温州扩围至全国,要从这些方面去完善,但让地方“吃螃蟹”是不容易的。

其一,政府建设诚信社会:启动打击逃废债专项行动,鼓励诚信、惩戒失信;对有能力偿还的失信企业,建立“三位一体”机制,第一步是约谈,第二步是媒体曝光,第三步则是上“黑名单”;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境,通过这些来树立诚信社会、诚信温州。

在现有的企业破产制度下,人都跑到海外了,资产都转移到其他地方了,清算时留下来的都是“破铜烂铁”。这样的破产制度不利于保护资产,不利于保全银行的金融债权,也不利于保全企业投资者的积极性,这对生产力是一种破坏。

这些信用贷款如果出现了风险,政府拿出真金白银,与银行的利益绑在一起,促进中小企业的信贷投放,既解决了中小企业当前的融资问题,也着眼于长远机制的建立,国外的经验目前看来是行之有效的。

王毅:两者要结合。从温州金改12条的内容来看,其实是地方提出来的。由于当时全国在应对金融危机当中要做一些任务,因此将两者捆绑在一起。虽然也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整体而言推进还是不错的。

王毅:严格来说,温州局部金融危机还没有完全消除,但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始于2011年下半年的民间融资资金链断裂导致的民间金融风波,现在大为消退。民间金融问题治理了3年,现在恶性案件急剧减少,企业主跑路、跳楼的已经基本上没有了。在2013年的时候,民间融资立案的数量减少了约15%,截至2014年前11个月,在法院立案的民间融资案件已减少了10%,金额也在大幅减少。

其二,针对当前信贷投放信心不足的问题,我们做好政府增信,学习日本等国的成熟经验,建立政府背景的诚信保证基金。政府出资,银行捐助,实体化运作,市场化运行,主要解决中小企业在初创阶段融资面临没有抵押物、缺乏可抵押的资产,也找不到合适的担保对象,自身信用记录痕迹缺失等问题。

这3年来,全国区域金融改革如火如荼,包括温州在内共有14个金融改革试验区,国务院批准的有前海、温州、上海自贸区,各有创新经验。但当前温州和全国的经济形势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温州金融风险的运行特性已发生变化,要在新常态下重新认识温州金改。

其三,运用好保险保证贷款,就是贷款放出去后,保险公司进行投保,如果风险超过保险投保额一定范围的,损失由政府来补贴,这样可以调动保险公司和银行的积极性。

2014年8月27日,44岁的王毅从央行直接“空降”温州,担任副市长,并身兼常委,主抓金融和审计工作。彼时,温州金改正深陷未取得实质性突破的质疑声中,外界对这位专家型官员寄予厚望。

王毅:温州现在遇到的问题是全国的一个缩影:新常态下,经济增速放缓、总需求减弱、产业结构调整、环保治理力度加大、企业整体要素价格上升,这些问题在温州得到了集中体现。

nbd:区域性金融改革能否创新,温州金改下一步有哪些重要举措?

在数据的采集方面,我们将实行多方合作,积极与当地政府金融办,外地温商商会,还有各地的民间金融交易平台,展开多渠道合作。

基于上述认识,我们准备启动新一轮的温州金改,不仅立足于解决短期问题,而且着眼于为机制的完善做准备。此前,政府诚信建设,民间融资监管首试地方立法,民间融资的阳光化等举措,都是着眼于长期认识。

王毅:温州指数是温州金改创新体系中的一部分,它的积极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另外就是破产保护制度中的税收问题,现在好不容易通过处置资产获得一些流动资金,但最后都被税收拿走了。现有法律不能突破,但我们要梳理清楚税收方面有哪些制约,我们必须清楚它的症结在哪里,从哪些方面去完善它。认清这些障碍在哪里,为将来完善这些体制制度梳理出一条路,给出一个清晰的框架。

样本选择则要服从随机分布原则,指数要做成全国性的,抽样要随机性,既要覆盖鄂尔多斯等热点区域,还要代表一般地区。这就涉及到与各地的配合问题,我们在协调配合和经费支持方面,需要克服很多困难。

王毅:温州金改12项任务基本上已经实现了,没有实现的两项正等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其中,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将有利于推动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温州按照国务院的统一部署,有望与国内几个自贸区一同列入全国首批试点。

区域性金融改革要结合区域经济发展的需求和特点,来建立自己的金融组织体系、服务体系、市场体系和监管体系;从组织,产品、基础设施和地方监管入手,进行突破。

履新近5个月后,新年伊始的1月8日,王毅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的独家专访。当天,国内17个地区金融办代表、12地温州商会代表、中证指数和汤森路透的工作人员齐聚浙江杭州,参加 “温州·中国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编报年会。

王毅,1970年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1997年8月进入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工作,先后担任经济分析处副处长、处长。2006年9月至2007年8月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访问学者。2010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副司长。央行调查统计司的职责之一,即“承办金融信息和有关经济信息的搜集、汇总、分析工作”,下设景气调查处、稳定调查处、经济分析处、预测分析处等部门,该项工作与温州多有交集。王毅彼时的“临危受命”,体现出中央对温州金改的关注与重视。

温州指数现在还处于初级阶段,将来还可以编制指数的内部结构,按照行业、不同来源、不同投资使用方、不同区域,可以进一步细化。指数要有长期生命力,得到各方认同,可以成为各方交易的定价依据,或者转化为当地经济发展所用。

从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启动温州金融综合改革12条开始,温州金改一直处于聚光灯之下,即将三周年。如今,宏观层面的金融改革热潮已扑面而来:元旦刚过,李克强总理前往深圳前海考察微众银行,并见证了第一笔贷款的发放;随后中国人民银行发出通知,要求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这些信息预示着金融改革挺进了深水区。

其一,温州指数弥补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信息缺失的一部分,sna核算的都是正规机构,但地下交易,影子银行等这些隐形交易并没有进入sna当中,温州民间金融交易也没有被覆盖进来,温州指数的编制可以弥补我们在价格、金融、产品等指数方面的不足。

其三,是对国民经济运行监测统计体系的一个补充,是对主体的补充。过去监测统计的主体要么是政府,要么是类似于零点调查这样的市场化机构,现在地方政府与学术机构联合编制一个有全国意义的指数,是对我们现有统计体系的有益探索。正规金融数据央行做的比较多,拿到牌照的社会法人结构则由我们来反映,比如最终利率产品怎么样,民间是怎么变化的。

其二,温州指数的编制既立足于当前,又着眼于未来。就当前而言,温州民间资金充沛,但价格体系反映不足;长远来看,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后,可以反映出最终客户存贷款的变化,作为反映体系之一。

在新常态下,温州要实现赶超发展,结合温州本地化发展的需要,我们准备重新梳理,提出新的温州金融改革的举措。我们争取在温州金改3周年之际提出新的改革举措和目标。

我们新一轮的金融改革要充分结合经济周期波动,在处置区域金融、处置不良资产、化解企业资金链担保链的风险上有所创新和突破,特别是在工作机制和处置方法上要创新,这就要需要探究企业破产保护制度。

温州指数覆盖面要广,时间上要持续够长,如果时间太短是没有参考价值的。下一步我们想做成一个类似于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这样的数据系统。

nbd: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不断加快,包括存款利率上浮区间的进一步扩大和存款保险制度征求意见稿的出台等。您期待温州指数能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有没有可能承担一部分“利率锚”的功能?

在经济“新常态”及新的金融改革环境之下,温州金改下一步该怎么走?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e095.cn广西北流市每暮瓶水果蔬菜超市 - www.se095.cn版权所有